念洛

今天也想要成为合格的宝石学者!沉迷市川春子无法自拔x

[冬巡组]身处于雪国,这是最后的雪景

现代paro,设定法斯和安特库都是摄影师,安特库是法斯的前辈。
有对应原著的部分。
刀子注意

——————————————

法斯有些笨拙,所以经常被一起组队的前辈安特库嫌弃,但他还是在努力地学习着,想要成为安特库那样的棒的存在。
冬天来了,天气很冷。周边的地区都下了雪,却只有这里迟迟没有下雪,明明这里才是下雪几率最大的地方。至于原因,法斯不太懂,但他知道安特库前辈有些失望,因为安特库最喜欢下雪了,一到冬天就迫不及待地等待着下雪。法斯也喜欢下雪的日子,因为安特库心情会很好自己会少挨骂一些,而且到处银装素裹的样子真的很美。
做天气预报的尤库蕾斯说这两天下雪的几率会很高,气温会下降不少,说让大家注意保暖。不过这话也就是对他们这种需要外出的人说的吧,毕竟待在台里的大家都可以吹着温暖的暖气呢。法斯这样想着,裹紧了脖子上厚厚的围巾,提着摄像机加快脚步跟进了安特库前辈的步伐。
“前辈,这次我们要去干什么?”
虽说是按照吩咐带着装备和前辈一起出了电视台,但法斯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次出门的目的。虽然前辈说了不让问,但他还是耐不住好奇心问出了口。
“给你开小灶,去绪之滨咖啡厅。”
“但是为什么不就在台里?”
在法斯看来这么冷的天出门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听话就行了。”
碰了一鼻子灰的法斯选择了闭嘴,虽然尤库蕾斯说了最近几天会下雪,但是安特库前辈并没有因为这个可能性而心情好起来。说到绪之滨咖啡厅是台里的大家最喜欢去的地方,环境很不错,每次台里来新人的时候都要到这里开迎新会,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习俗。法斯知道安特库前辈会给自己开小灶都是因为他太笨了,一直都没办法拍出好的作品,而且如果能够独当一面前辈也会轻松一些。
来到了绪之滨以后,暖气让冻得发抖的法斯感觉到了温暖,也有了精神,不像在外面时候的萎靡。点好了各自喜欢的咖啡以后,安特库冷着一张脸开始教授法斯拍摄的一些技巧和注意事项。
时间在这个时候过得很快,太阳也快要落山了,夕阳的光辉撒在他们身上。法斯的技术在安特库的教导下终于是好了一些,虽然距离独当一面还是差了很多。法斯有些气馁地趴在桌子上,对自己的无能有些灰心。
“小心!”
外面突然响起了枪声,连续不断地在法斯的耳边响着。桌旁的巨大的玻璃被打碎,玻璃渣插进了法斯的手臂,但现在的法斯已经忘记了反应,在扑过来的安特库怀里呆愣地看着眼前,恐惧席卷了他。
……
“哟,你醒了啊。明明被保护得这么好没受什么伤,却整整睡了一个晚上,被刺激到了吗?”
当法斯的意识回笼,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以及穿着白大褂的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
法斯茫然地看着那个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明明他应该和安特库前辈在绪之滨咖啡厅才对,怎么会在这里?药水的味道并不好闻?
“你遇到了恐怖袭击,那个月人恐怖组织昨天在绪之滨附近开枪。你算运气好的了,帕帕拉琪亚找到你的时候你被另一个人保护得很好,除了手脚进了点玻璃渣其余都没什么问题。养好了伤就可以出院了。”
“那——安特库前辈怎么样了?”
听到医生提起另一个人,法斯反应过来这个病房里只有他一个,那么安特库前辈怎么样了?
“你是说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吗?很不幸他受了几处枪伤,有一处刚好是致命伤,赶到的时候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法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喃喃地撇过头,那个方向是窗户。窗帘并没有拉上,外面的样子可以清晰地看见。
下雪了。
一点一点洁白的雪花慢慢飘落,落到已经堆积了许多雪的屋檐上,到处银装素裹的样子是安特库最喜欢的景色。今年的第一场雪安特库看不到了。
恍然间,法斯想起了他曾经询问安特库的问题。
“前辈,如果有来生,你想变成什么?”
“那就变成雪吧。”
“为什么?”
“下雪很美。”
这也是法斯第一次知道安特库喜欢雪。
法斯出院以后就向台里辞职了,带着摄像机到处走,专门拍安特库最喜欢的雪景。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在这之后的法斯进步很快,拍出来的雪景都很美,当他第一次得奖的时候正好是冬天,那一天下起了很大的雪。法斯看着他拍摄的雪景,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总觉得在大雪中间安特库正站在那里欣慰地看着他。
“前辈,你看见了吗?我也能独当一面了。”
顺带一提,法斯获奖的那个作品下标志着:
《安特库琪赛特》摄:法斯法非莱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