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スミ

混迹各个圈子的小透明,中文圈名音瑾(⁄ ⁄•⁄ω⁄•⁄ ⁄)

【冲田总悟】赤花症(冲威)

#ooc致歉
#赤花症paro
#冲威向(刀子注意)
#设定冲威在一起以后

赤花症,症状全身逐渐长满荆棘图腾,最后一次爆发时,荆棘从右眼长出来……开出一朵花
那样的话倒是挺有趣的吧,恶徒或许会喜欢?
刚洗完澡,看着身上快要布满的荆棘图腾,异常鲜艳的颜色,仿佛是活的一般,下一秒就真的从自己的眼睛里开出来
伸手摸上自己的眼角,这一块最近隐隐地有些发疼……是快要开花了么。啧,不过是个寄生的东西,却妄想夺走被寄生者的性命
痴心妄想
门外传来恶徒一如既往轻佻的声音,最后看了一眼身上艳丽的图腾,穿上衣服后,再三检查有没有露出来的地方时,没耐心的某个人已经直接破门而入了。无奈地揉揉自己的头发
-恶徒,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破坏家具了
听了回答,冲过去把他挤在自己与墙中,眯眼看着他
-别跟我提春雨
恍然想起赤花症的治疗方法……心悦的人的恨意么……呵
-春雨有钱的话,你来真选组干什么?来了就要守规矩,约法三章都管不住你?
你忘了,是我养你,所以别提春雨多有钱
你忘了,你来的时候,我们有约法三章的
-那你还是回你的春雨去怎么样?反正真选组也留不住你这个春雨第七师团团长
怎么会舍得放你走,好不容易拐回来的
垂下眼帘,转身离开……
可能是在一起久了,这个从来只想战斗的人竟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这么高了?不过,现在才发现这个会不会有点晚了?
装作厌恶地甩开他,高高在上地看着他
-不过只是一个玩具而已,我玩腻了,你可以滚回去了
很好,成功地激怒了他……躲闪着凌厉地拳风,并寻找机会反击
……
好久没有和他打的这么酣畅淋漓的了……上一次这么拼尽全力地打是什么时候?
躺在房子的废墟里,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想想刚才他的眼神……那里面有恨么?
……
近藤老大赶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身上的图腾自然是在治伤的时候被发现了,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只是告诉他们,这是之前和恶徒打赌输了的惩罚
反正他们也不清楚,蒙混过关应该还是可以的吧,赤花症这东西应该还没有太多人知道吧……
一觉睡醒,眼角的疼痛更加明显……是不恨,还是不够恨?
无所谓了,这两天找个理由回武州吧,死在家乡总比死在江户好
可能是恶徒离开后精神一直不太好的原因,近藤老大轻易地同意了自己的请求。好好地告别以后,独自一人回到了武州,和离开时一群人吵吵嚷嚷相比,回来时一个人显得异常冷清。
家里很久没人住了,收拾半天终于收拾出了一个暂住的房间。
眼睛的位置钻心的疼,看来是快要开花了,不知道土方先生有没有看到自己留下的东西。这花可是很棒的药材啊,别浪费了才好,而且没人收尸也未免太过凄凉了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醒来眼前的人……
-土方先生你怎么来了?
-什么啊,已经传得这么开了……呐,土方先生……
坐起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严肃的人,顺手拿出旁边柜子里的手铐
-要不要试试带着这个对我跪下?或者辞职让我做副长吧?
啊……好疼,这么快就要开花了?还以为还有几天
不出所料地看到这个人暴躁的样子,但是出口的话却不一样
-喂喂,土方先生,无缘无故派人去打宇宙海盗可不是你的风格,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土方先生你不了解他,有人找他打架他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恨?
-土方宝宝要发神经也没人拦得住,我就不参和了,先去一趟洗手间
站起来往外面走,摆摆手示意不用跟
真的是疼死了,已经是极限了吧,最后一次的爆发……呵,那就看看到底多厉害吧……
倒在草丛,疼得痉挛,视线一点点模糊,意识也逐渐远去……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笑容
——一如既往轻佻的语气
——巡警先生……
-这么死好像有点憋屈啊……还不如就那么被你打死呐,恶徒
-我的恶徒……
-来生再陪你好好地打一架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