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洛

今天也想要成为合格的宝石学者!沉迷市川春子无法自拔x

看了68的生肉,小黑的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法斯准备出发这里,于是对比一下……
我宣布!月人宝石改造计划中——小黑胜利!
真性感,流口水了!
王子是个狠人hhhhh
期待熟肉!帕帕出现那部分文字太多了看不太懂草草略过_(:з」∠)_日语不好真要命

【冲神】新婚第一天

就……凑个热闹!前段时间写的对戏,请看看我!

『总悟』新婚想要点类似福利的东西应该也不过分吧?不过你这家伙这样算什么,给我表现得开心一点啊我说,别扯你脖子上的东西,那可是我给你精心准备的项链,很贵的。是是,别闹了,来吃点猪食填填肚子吧。
『神乐』喂,你这家伙,这个是什么鬼的福利啊我说!这样子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说什么新婚,这有新婚的样子吗?小瞧了你的抖s属性还真是对不起啊!赶紧给我把这个名为项链实际上是项圈的东西给我摘了,我可以免你一死,只把你揍个半死。
『总悟』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索要福利吗?听说可以促进夫妻感情,啊你快闭嘴,让我好好地索取我的福利,为了促进我们的夫妻感情你就忍耐一下吧。好了,快吃我可是刚从别人家的宠物嘴下抢来的,不要辜负了丈夫的辛苦。
『神乐』你这家伙果然还是想要下地狱去玩玩吧?有本事别用这栅栏隔着啊!看本lady怎么揍扁你!
『总悟』是是——那么请加油吧,あ、な、た。我就先去享受我的帝王早餐了。

『关于67话』
最终决定还是来瞎逼逼两句

讲真的第一遍粗略看的时候我还以为黑法破产了,结果再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和小伙伴讨论了一下发现……还好还好,还没跌爆_(:з」∠)_
咳,然后正经点说说。
黑水晶是个好孩子,不过应该是被叫做“郭斯特体内的孩子”太久了,所以有些自卑的感觉……他想要被承认自己是独立的存在,郭斯特的执念会或多或少地影响黑水晶应该是有的,毕竟这么多年了。但是更多的应该是黑水晶自己的原因,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很脆弱的感觉,再加上王子的引导(我猜是刻意的)……
配图是和群里的小伙伴讨论的时候别人发出来的,分别是这一次的黑水晶和第一次被叫黑水晶的时候的样子……
真的感觉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黑水晶的这种有点自卑(大概)的感觉。
以上,说得有点乱,不管了,我再去看一遍郭斯特出现的地方,那部分的画面太震撼了!夸爆市川老师!!!

看完了最新一话,一直以为郭斯特是个温婉性子的宝石,结果执念居然这么大……已经到了可以影响黑水晶的地步了吗,天——这一话黑水晶和郭斯特的部分真的特别棒,感觉很震撼。
不过这一话要说凭我的能力分析出个什么还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坐等各位大佬/乖巧

『哟,欢迎回来』

语c自婚,冲神婚戏,是神乐部分,联合总悟部分看更好哦!
剧情参照原著神流变回神乐部分

————————————————

一开始见到的时候,一开始听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按照眼镜君的说法,你是她的分身吗?

没有杀意?那么这一下如何?

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带着杀意去好好地打招呼,不需要像是对待眼镜君一样手下留情,对待这个家伙,无论是分身还是女儿都好,全都不需要手下留情。因为如果手下留情了,会被那家伙狠狠地看不起的吧,单是比赛这一点我可不会输给这种乡下的穷酸妹!

呵,变强了不少嘛……

顺着攻击的惯性,被撞击到墙上。还真是狠心啊,弄得都有些疼了,不过仅仅只是这样可不行。

这样的程度要杀死桂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了,不过对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两年来,大家都有了各自的进步,更何况是我们这群一直被称作怪物的存在?就算是修罗也休想带走我们……

你以为我们都是偶然地聚集于此的吗?

我们的羁绊没那么容易被斩断的,那群无赖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手中利刃斩下,同时也宣泄着自己两年来等待的不满,又不是哪家的大小姐,一个乡下丫头竟然让自己等了这么久?好好地给我偿还啊我说!
呵,哪有那么多理由。想尽办法联系到了陆奥,让她找到你,带回地球,用尽心力一直全宇宙通缉你为的可不是你这么一句“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脸面回到地球”的借口!

喂,臭丫头,快回来吧!你还真是倔强啊,都已经这样了还是不肯出现吗?那么也不需要再手下留情了。

按住被自己的言语所刺激到的人的头,捂住嘴狠狠地限制着她的言语,掏出准备好的匕首在她眼前晃悠。

“快叫啊,叫你妈妈来救你!快叫妈咪救救我!”
眼镜君总是喜欢来打扰我的兴致啊,手中的匕首转而指向冲过来打扰的眼镜君,刹车不及被刺出点血也是意料之中,伤不到根本,不过似乎起了比刚才更好的效果。看着她原本还算冷静的表情变得狰狞,心里不由得愉悦,大概是心里的抖s属性在作祟吧,不过都无所谓了。从爆出的烟雾中走出来家伙身体已经复原了,头却还是那个模样,看起来还真是搞笑啊我说。不过换了个长大版的身体的确是比刚才那种轻飘飘的力气大多了,这样才是最令人满意的局面嘛……

                    『哟,欢迎回来。』

                     你这家伙,终于回来了啊。

『我回来了』

语c自婚,冲神婚戏,是神乐部分,联合总悟部分看更好哦!
剧情参照原著神流变回神乐部分

——————————————

本来以为回到地球看见的第一眼是新八唧的臭脸就足够倒霉了,结果紧接着的所谓一流杀手就是这种家伙嘛?地球没了本lady还真是没救了,好好的公务员不当偏偏要去做什么工资都不稳定的黑帮老大……难怪以前就觉得他很像黑帮的小喽啰了,两年不见居然还进化了一下,真是难得。

不过一言不合就动手这个毛病还是没改,哪里来的暴力狂啊我说。腿上用力并借住攻击的冲击力跳起,在一旁看着他就这么将手中的武器挥向新八唧,嘛,这种没什么杀意徒有气势的攻击实在是没有本lady出手的价值,而且正好可以看看新八唧这两年进步了多少,一举两得。不过一直看着新八唧被那家伙压着打还真是看不惯啊,就算是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更何况还是成精的眼镜这种珍稀物种。

“喂,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

自顾自地玩起来还不带我真的很不爽的说。

“需要帮忙吗?虽说我只是来参观地球的,谁带我都无所谓。”

虽然相比之下还是新八唧这个听话地仆人比那个欠扁的家伙好一些吧。

“危险?哪里危险了,一点杀意都没有。”

从一开始这个别扭的家伙就只是在跟你好好地打招呼而已啊我说,误认为危险只能说新八唧你太弱了而已,就算过了两年有了些许长进,眼镜还是跟不上高等生物的脚步啊。

这家伙也有所长进嘛,不过普通的地球人比起与生俱来便拥有强大力量的夜兔族来说还是差了点啊。既然用了自己女儿的身份,那么就这么来吧,这种家伙不说他两句的话可是会骄傲自满的啊。

“妈咪说这里有着除了夜兔族以外的强大存在,不过只有这种程度吗,还真是令人失望啊。”

喂,臭小子,两年来你的进步就这么点?等着被本lady压榨至死吧,乖乖地做我的奴隶,承认吧,你距离打败我还差的远呐!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和银酱他们的羁绊到底有多深,不需要你这家伙来评价!就算他现在生死不明又怎样?那家伙可是宇宙第一的无赖啊我说,就算是阎王爷来了也带不走他的。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你们这些弱得可怜的家伙,本lady还需要费心思回来吗!

你这家伙,还真是个疯子,如果真的弄伤了我美丽的眼睛,我就把你乱动的手给卸下来!这家伙果然是抖s属性点满了的吧我说,捂着别人的嘴还让别人叫救命,真的是没救了。

补充一句,弄伤了我家的眼镜,我把你揍得你妈妈都不认识你!

谁要听你满满都是嘲讽的欢迎回来啊我说!

                      『我回来了』

                       回来揍扁你的!

是一个关于老年组的脑洞,存一下,不确定会不会写出来,毕竟填坑好累xxxx
有轻微钻石组和医患组的存在
语言不通注意,因为只是乱码出来的脑洞,而且bug也有很多,看了爽一下就行
大致就这些了,看了觉得上面的能接受的请继续翻吧
记得字数是1700+
以上


——————————————————————————————




帕帕拉恰有嗜睡症,从小就有,除了嗜睡以外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甚至于学习成绩和体育都是年级数一数二的存在。嗯,帕帕拉恰是大家的偶像,不喜欢他的人并没有多少。

伊尔诺和帕帕认识很久了,从国中开始就一直是一个班的,可以说是非常奇妙的缘分了。两个人年纪相仿,而且总是很聊的来。帕帕是很值得依赖的人,大家拜托给他的事情只要答应了就一定可以做的很好,伊尔诺也很依赖帕帕,毕竟帕帕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帕帕也很纵容伊尔诺,对他总是比对其他人更加容忍。大家都知道帕帕和伊尔诺的关系很好,不过都没有发现帕帕每次看着伊尔诺的眼神不仅仅只是弟兄间的那样,还有着其他的情愫,嗯,除了露琪尔和黛雅。

露琪尔是帕帕和伊尔诺的学弟,一直都非常憧憬学长帕帕,关于帕帕的事情总是非常了解,眼神中的不一样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至于黛雅,她是伊尔诺的妹妹。伊尔诺有两个妹妹,黛雅是大的那个,小的那个叫波尔茨。黛雅从小就喜欢看各种恋爱小说,对于浪漫的事情总是非常憧憬,而且她在这方面也非常敏感,帕帕对于伊尔诺的不一样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因为自家哥哥太迟钝了就一直没有说。

大三的时候,为了庆祝伊尔诺和帕帕都找到了工作,举办了派对。伊尔诺虽然很开心,不过他对酒实在是不在行所以没有多喝,但是帕帕很开心,开心伊尔诺找到了工作,所以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喝醉了的帕帕意外地不嗜睡了,反而活泼了很多,俗称耍酒疯,拉着伊尔诺不放手。虽然伊尔诺和帕帕是这场派对的主角,但是帕帕喝醉的样子实在是不适合再继续待下去了,所以伊尔诺也就将收尾的事情拜托给了一起来的露琪尔,带着帕帕先回了寝室。

好不容易带着异常活泼的帕帕回了寝室,把他放到床上正准备舒展一下疲惫的身体,却被帕帕一下拉下去,还碰到了对方的嘴唇,嗯,是嘴对嘴。愣了两秒后伊尔诺反应过来赶紧想要站起来离开,却被帕帕禁锢得更紧。耳边传来了“伊尔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语,伊尔诺吓得赶紧逃离了寝室,一个人在街头吹冷风。

伊尔诺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想着这不过只是帕帕醉酒的胡言乱语罢了,但是酒后吐真言这句话还是一直在他脑子里盘旋,同性这样的事情被发现了对两个人都不好,而且伊尔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准备,所以他选择了逃跑。

帕帕拉恰发现自从那次派对以后伊尔诺开始躲着他了,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第一次接触工作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但从偶遇的时候伊尔诺不正常的表情他就知道他在躲他。

『原来那不是梦』『终于说出口了』是帕帕得出结论以后的想法,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他有印象,因为太模糊了他觉得那是梦。虽然用酒壮胆这种事情很差劲,不过总算是说出了他一直以来不敢说出口的话。

帕帕在伊尔诺的工作终于稳定下来的时候找到了他,和他坦白,伊尔诺还是想要逃避,帕帕尝试强硬的方法想要留住伊尔诺好好地说清楚,结果意外发生了,伊尔诺推开了帕帕,帕帕的头被撞到了,昏了过去。

伊尔诺带着帕帕去了医院,医生表示帕帕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昏了过去。但是情况并不只是这样,这次的事情以后帕帕就一直昏睡不醒,睡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而这个还是过了段时间以后他从露琪尔那里知道的——因为帕帕出了事这么久,伊尔诺一直没有出现过。

伊尔诺当时一心躲着帕帕,以为只要过段时间就可以回到从前,没想到帕帕却出了这种事。伊尔诺的工作才稳定下来,为了帕帕的治疗费用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到处借钱,工作也像拼了命一样,一下消瘦了许多。

帕帕也醒来过,但是没有一次是伊尔诺赶上的,伊尔诺觉得这是帕帕在躲着他,就像他当初躲着他一样。所以他决定主动出击,经常会去看帕帕,坐在他的病床旁说着心里话。

某天回到家里,妹妹波尔茨说他同学法斯认识一个叫艾库美亚的dalao,似乎有办法让帕帕好起来。伊尔诺非常开心,给了波尔茨爱吃的喜之郎果冻喜欢的水母,并让波尔茨帮忙联系了艾库美亚。艾库美亚答应了帮帕帕安排手术。

在黛雅的教唆建议下,伊尔诺在帕帕手术醒来后,给了帕帕一个浪漫的求婚。

圆满的happy  end

以上没有提到的,但是想要加进去的点:

露琪尔为了帕帕拉恰学医,并且在伊尔诺看望帕帕的时候态度很不好,但是因为帕帕醒来的时候给他说过某些话所以也只是态度不好。

钻石组试图番外一下,两姐妹,黛雅从波尔茨出生之后就喜欢上了她,想要一直保护她,而且恋爱脑严重xx。波尔茨是个非常理性的人。

关于66话
个人的细节/萌点整理
是月人部分,主要是王子和塞米,这对意外地很好吃!
等我消化一下再整理关于宝石的部分

是语c,即第一人称(瞎编ing)
为了填充tag让它不这么少发到lof来ni
当时写的时候什么都没顾及,而我没有自我修改的习惯ni,所以应该是有一定量的bug的
以上

————————————

根据记载,只有祛除了杂质的灵魂才能够进入那不知名的宇宙之中,而没有祛除杂质的灵魂则变为了我们,滞留在这个星球上。必须有人祈祷才能够祛除杂质到达那个宇宙,所以在金刚停止运行的时候也有尝试过自己为族人们祈祷,如果能够成功,那么大多的族人都能够得到解放。 

不出所料的失败了,已经尽力地去模仿金刚当时的模样,甚至是有些滑稽地去模仿他的服饰。哈,因为金刚的离开已经有些慌乱了吗?连这样可笑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至于失败的原因,应当是我不满足条件吧,或许需要“活着”的人,也或许必须是“完整”的人类才行。金刚是为了祈祷而被制作出来的,所以是特殊的吧。

我,已经疲于去看见族人们强颜欢笑的样子了,强忍着内心的悲哀强颜欢笑,为的只是减轻我这个不称职的领袖的压力罢了,即使是这样,我也只能无能为力地望着。

其实自己所学习到的知识并不少,但在这之中却没有解决现状的方法,失去了金刚的我们或许已经开始慌了。不老不死、不生不灭,一成不变的悲惨现状,带来的除了最开始的慌乱,就只剩下麻木与绝望了。

这样的折磨还真是让人想要就此颓废下去,什么都不做,只是沉寂下去,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就这么解脱了也说不定。但我不能这么做,我是被推选出来的领袖,是大家的希望,所以……呼,开始想想以往的人类是怎样驱动金刚的吧,一直维持这样的现状什么都不做的话,就真的只剩下绝望了。

草稿风十足……这种复杂的东西细化起来我会死的xxx
[那一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一块块捡拾]
↑大概想表达这种感觉,没有表达出来就……就这样了!这种情况用伊尔诺来做代表我觉得很合适了ntm,被带走的是露比,原著中出现过,但也只是伊尔诺的回忆里的,是伊尔诺曾经的搭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