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スミ

混迹各个圈子的小透明,中文圈名音瑾(⁄ ⁄•⁄ω⁄•⁄ ⁄)

原著梗-三叶篇

#日常ooc致歉

真的很不爽土方这家伙,总是那副德行,突然出现,把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都抢走了。

那个当马是什么人有什么关系?走私武器有什么关系,反正照样可以把攘夷浪士打的屁滚尿流。只要,只要他是真正的爱着姐姐,对姐姐好,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姐姐她啊……无论怎样都是应该幸福的人啊!

手里的竹刀用力地挥舞着,眼前这个人,才是敌人!破坏姐姐幸福的敌人!

明明知道姐姐喜欢的人是他,却还是那么残忍的拒绝了,让姐姐这么久了一直等着,耗费了她那么美好的青春

停止了竹刀的挥舞,土方强硬地停止了对话,拿着竹刀准备离开。

这样怎么可能练习得下去啊!

-我话还没说完呢!

竹刀直直地刺向他,只是为了让他停下离开的脚步,是啊,还没睡醒,姐姐能够幸福的话……自己怎样都好

-时间……姐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也不想和你吵下去了,姐姐她从小拖着体弱多病的身体代替父母把我拉扯大,连终身大事都忽略了,所以……至少,至少让她在最后的时间里幸福下去吧

脸上撑起无可奈何的笑容,说着无奈的

……开什么玩笑……在自己最重要的人病危的时候,谁有那个兴趣去抓犯人啊喂!

又是这样,这家伙难道没有心么?

-土方!!!

飞奔过去,手中的竹刀不顾一切地挥向土方准备离开的背后

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

……

少见的被土方打败了,还输得这么惨……

倒在地上,看着土方离开的背影,真的很不爽,这家伙……一直都让人很不爽

#七宗罪:暴食
#ooc致歉

“咕……”清晨,万事屋的宁静被一声突兀的声音打破。

啊……肚子好饿

猛地打开壁橱的门,捂着肚子到处找吃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觉得肚子特别空,好像什么都可以填进去一样。揉揉乱糟糟还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打开了冰箱,把所有能吃的都塞进了肚子。

唔……摸摸平坦的肚子,还是好饿

好饿……银酱……银酱一定知道哪里有吃的

打开银酱的房门,只看到他四仰八叉地还在睡懒觉,十分不爽地一脚踩他脸上

-喂,大叔起床了……快点给美少女弄点吃的来!

-你个死丫头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很恶劣的行为嘛!

银酱的声音很烦躁,想想好像他今天又是宿醉……算了,管它呢阿鲁!

-不管不管!我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自己去冰箱拿,不够就去找楼下那个老太婆!

冰箱里面已经被吃空了,那就只剩下登势婆婆了……登势婆婆……啊,肚子好饿……好空……饿死了……

外面的世界阳光好碍眼,哪怕是打着伞还是感觉到它的恶意,可恶,是谁说太阳公公是和蔼可亲的!好难受……好饿……

-登势婆婆……给我吃的,我快要饿死了阿鲁

现在时间还早,店还没有开门,开门的是小玉,该说不愧是机器人么?那样子真让人不爽,吃掉好了……

——怎么会突然这么想……我……怎么了阿鲁

图源……堆糖找的(以后堆糖找的还不知道作者的话就不标了,默认堆糖)
第一次写3z设,我的总悟逃不开姐控设定系列。

#淋雨,忌日

#ooc致歉

这一天的天空异常地阴沉,黑压压地给人以一种不舒服的压抑感。

今天是姐姐的忌日,近藤桑也特批了假期

来到墓地上写着冲田的墓碑前,上面已经放有一些祭品了,看来土方桑和近藤桑已经来过了。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上午归他们,下午晚上归自己,果然还是更喜欢和姐姐独处一些呢……

姐姐喜欢晴朗的天气,因为会让人心情变好。今天却是这样的天气,老天还真是不给面子。

蹲下来摆好自己准备的祭品,还有姐姐最喜欢的花

-姐姐,这是我今天特地帮你摘的,好像没有最开始那么好看了,只能就这么将就一点了

嘀嗒

有水滴落在了地面上,最开始是零星的几滴,后来愈演愈烈,最终成为瓢泼大雨

伸出手感受着雨滴的力度和冰冷,看着依旧阴沉沉的天空,果然还是下雨了啊

注意到花被雨水淋湿

-姐姐,果然鲜花还是需要水才更美,对吧

全身都被这大雨淋湿了,栗色的头发乖巧地贴在脸上,让雨水顺着留下来。因为今天有些闷热,所以并没有带上外套,只有衬衫和背心,雨水早已浸湿了不算厚的衣衫,身上也变得有点重……

坐到姐姐的墓碑旁边,轻轻地靠着冰冷的墓碑,总觉得是小时候靠在姐姐身上一般

-姐姐,让我靠一下吧

-姐姐,土方桑还是很喜欢吃蛋黄酱,你说那种狗粮一样的东西他是怎么吃下去的?

-姐姐,近藤桑还在做跟踪狂,看来是真的很喜欢眼镜他姐姐吧,不过这种追法怎么可能追的上

-姐姐……

……

-姐姐,我好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读取失败……就只发这个没有背景的吧
总悟生日快乐!虽然我画的总子……
人体有参考

和女儿清澜在树林约会play,好棒!pei
人体有参考,背景网上找图

给别人的生贺也能画的这么草率我也是没谁了

有一个好像是虫师的天边之丝,火花边框好像是巴卫的狐火?

#威冲
#闹事

半夜就被吵醒还真的是让人想要把土方桑揍一顿呢,不知道睡眠不足会让人很烦躁嘛?
-啧,土方桑那种人果然还是应该去浸猪笼才对
有些烦躁地揉揉自己栗色的发,一边听着山崎的报告,一边看着今天的目标所在地。目标是阻止这次交易,虽然是经常干这种事情,但这一次不同,因为交易的一方是春雨。
-队长,局长和副长因为上次的伤还没好全,所以这次只有你一个大将,真的没问题吗?
-山崎,我们局里只有土方桑才是废物,不要把我和他相提并论,准备突袭
瞥了一眼有点担心的山崎,转而对着其他人比着手势,这种时候就应该速战速决才行
带着一干组员迅速且安静地来到交易地点的不远处
-火箭炮准备
连续几声的轰响为我们的突袭创造了条件,扰人清梦的家伙果然还是速战速决的解决了比较好
带着一番队成员进行突袭,试图迅速解决,但没想到春雨这次的交易人居然China的哥哥。
-啧,这家伙不是不管这种事情的么,这下可有点棘手了
把火箭炮对准那个人发射,果不其然,没有命中,丢掉了手机的火箭炮果断拔刀相向,那种东西也就只能对付土方桑那种废物而已,这种棘手的家伙只能来真的了
握住刀柄,与他对峙,根本顾不得防御,对付这种家伙,不一直进攻就只能被一直压着打了啊……以伤换伤这种旦那的愚蠢的打法,竟然有一天自己也会用上。哈,旦那的影响力还真是可怕啊……
这次,一定要把他抓住!
刀的挥舞更加凌厉,心里想着的只是打倒他,打倒他……
趁着他的出神,终于是占了一点优势。紧接着背后一阵轰响
-啧……后援已经到了么,真碍事
虽然是这么说着,刀的挥舞却没有停歇地砍向他,这就是人类和夜兔的力量差距么……被他握住了刀刃,看着他一点点逼近,冷汗不自主地流出
但紧接着他近在眼前的面孔让人有些愣神……啊,夜兔的皮肤都这么白么,这么出神地想着,唇上柔软的触感更是令神志神游天外
这……到底什么意思,羞辱么……啧……
“总悟,怎么了,春雨已经走了,该收队了”
回过神来,面前是近藤桑关切的猩猩脸
“没什么,近藤桑……”垂眸思考着那个家伙到底想的什么,但果然,这是羞辱吧,摇摇头决定忘掉这个事情,“我先回去睡回笼觉”
说罢,打着哈欠往回走

啧,这个兔子到底想的什么……